东山县热点要闻
历史咨询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运动”?其言可笑,其心可诛!-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5-24 04:29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运动”?其言可笑,其心可诛!

  ??驳美政客歪曲五四精神错误言论(二)

  5月4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马特?波廷杰在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用中文发表了一篇演讲,将“五四精神”歪曲为“平民主义”,否定历史,诋毁中国,一篇所谓的“美国视角下的中国五四精神”被“炮制”出炉,一时间在国内外舆论场引起轩然大波。那么,一个美国政客为什么会“无端”挑起五四精神的话题?

  其实,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上上下下,从政府到媒体各种针对中国的污蔑闹剧层出不穷、花样百出、角度清奇。波廷杰“五四精神”论的出现并不令人意外,这也只不过是美国疫情甩锅“大乱拳”中的一招而已。

  马特?波廷杰,何许人也?如果仔细回顾此人的职业生涯和“光辉业绩”,不难发现,这次他借“五四精神”大做文章,实在是包藏祸心、不怀好意。波廷杰曾在马塞诸塞州大学主修中文,在1998年到2005年间曾先后担任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的驻华记者长达7年,在中国进行过多次实地采访,长期关注中国环境、能源、贫困、反腐等“热门话题”,还曾获得普利策奖提名。2005年返回美国后,波廷杰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后来在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推荐下,开始为特朗普政府服务。虽然波廷杰精通中文,又在华任职多年,但他却并非是“亲华派”或者“知华派”,恰恰相反,他对中国带有极强的冷战思维。《华盛顿邮报》曾深度起底波廷杰在对华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操作。比如,2017年,他协助制定了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正式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2019年,推动了特朗普打压华为的决定,把正在美国准备开展5G业务的华为列入商务部的实体名单。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政府对华态度反复变脸,更不乏波廷杰的精心设计。比如,他是首位在1月就向特朗普提出实施对华旅行禁令的官员,作为负责白宫内部对世卫组织资金援助评估的人,他还支持特朗普4月宣布冻结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比如,美国捏造关于武汉实验室意外传播新冠病毒的谣言甚嚣尘上,波廷杰就是推动这个谣言的人,他极力说服美国情报部门将病毒起源政治化、阴谋化。比如,削减中国媒体派驻美国人数、人为制造两国交流壁垒的闹剧,也正是在波廷杰的极力推动下实施的,而在这次演讲中却贼喊捉贼,责怪中国把外国记者“驱逐出境”。

  以上林林总总,让我们清楚看到“反华推手”波廷杰,依仗自己对中国的一些浅薄了解,选择用中文发表对“五四精神”的歪曲言论,居心叵测、心机甚深,妄图自作聪明披上“知华”外衣,从“五四精神”这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主题切入,达到解构中国精神、中国道路的目的,但可惜其演说通篇充满的意识形态偏见早已将他的政治抹黑伎俩揭露地一览无余。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所说,波廷杰自认为非常了解中国,但是从这篇演讲来看,他并不真正了解中国,更不懂什么是五四精神,他的演讲错误百出,充斥着美式傲慢。比如,他竟然大言不惭地说:“在美国的帮助和调停下,1922年在华盛顿海军会议达成协议,中国收回了山东。”事实却是,这次华盛顿会议达成的《九国公约》,让“机会均等”“门户开放”成为了列强侵略中国的基本原则,从此形成了美国为首和英、日帝国主义共同控制中国的侵略局面。正如毛泽东说,1922年美国召集的华盛顿九国会议签订了一个公约,又使中国回复到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共同支配的局面。比如,他别有用心地只关心极个别他所谓的“民主斗士”的声音,却对美国国内在各类社交平台勇敢揭露疫情真相却备受打压的医务工作者闭口不提,对美国人民的呼声充耳不闻,面对将近十万的疫情死亡人数,波廷杰们仅仅用“这就是人生”一句话草草应付。

  比如,他一口一个“平民主义”是五四精神的核心,殊不知,“平民主义”还有一个世人熟知的名字“民粹主义”。这种思潮带来的往往是政治家被短期民意绑架、被政治程序锁定而不敢突破意识形态束缚,这并不利于国家的长远发展,甚至会让政治走向失序。今天的美国抗疫表现,就完美展示了民粹主义盛行的危害。波廷杰将五四运动和“民粹主义”划等号,是对历史的伪造,对五四精神的亵渎。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五四运动,爆发于民族危难之际,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是一场中国人民为拯救民族危亡、捍卫民族尊严、凝聚民族力量而掀起的伟大社会革命运动,是一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新知识的伟大思想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五四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而根本不是波廷杰口中的“公民意识”“平民主义”。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即便是如此生硬无理的“碰瓷”,波廷杰的手法和观点却也并非原创,而是生搬硬套了很多关于五四运动和五四精神的学者观点。比如,被波廷杰第一个列举为“张扬了五四精神的中国人”的胡适,晚年在其口述自传中认为“五四运动是一场不幸的政治干扰,它把一个文化运动转变成一个政治运动,使得中国人的‘文艺复兴’半途而废。”胡适观点本身姑且不论,波廷杰竟把这样一个对五四运动持否定态度的学者奉为“张扬了五四精神的人”,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细致梳理包括波廷杰之流在内的各路人马关于五四运动的观点,可以看到,正是由于五四运动对近现代中国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一直备受关注,所以才不断有各种流派出于形形色色的目的,对于五四运动本身及其历史作用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评判解读。有的是基于不同学术视角的片面理解。比如梁漱溟反对以“国民公意”或事务本身的正义性为借口,走上背离法治、任意采用非法手段的道路,主张让痛打卖国贼的学生接受法庭的审判,这在当时就被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迂腐之见。有的基于自己政治立场对五四运动全盘否定。比如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等认为,五四运动是一场消极的、破坏性的、片面的运动,是全盘反传统、全盘西化的运动,其结果不仅导致了中国文化的“断裂”,也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兴起并最后取得了胜利,这显然是退步的、落后的错误认识。还有一些政治势力将五四精神作为政治斗争工具,态度反复。比如国民党对于五四运动,从大革命时期的肯定,到抗日战争时期的冷淡,再到解放战争时期和到台湾之后的严禁纪念,上世纪80年代后又转向暧昧。此外,也有别有用心的势力抛出历史虚无主义的观点,歪曲五四运动是“由北洋政府内斗导致的”,颠倒黑白地说“学生闹事”导致了巴黎和会外交失败,试图扭曲五四运动的史实,误导公众的认知。

  五四运动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它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五四运动之前,中国的仁人志士憧憬用以法兰西文明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文明改造中国,甚至在“巴黎和会”将要召开时,充满着对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期待。当时,陈独秀甚至曾发感慨,威尔逊是世界第一大善人。然而西方列强的伪善很快被揭开,在强盗利益面前,哪里会顾中国的尊严!五四运动,正是中国人民看清西方资本主义价值的虚伪面孔后,对另一条道路的探索。从此,中国开始走上了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大路,迎来了民族命运的转折,并且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将这条路越走越宽、越走越光明。

  波廷杰在演讲中,假惺惺地感叹“如今中国‘五四’精神在哪里呢?”“它的最终遗产将是什么?”有一点他倒是没说错,那就是只有中国人民才能回答五四精神是什么。中国人民用百年来的牺牲、抗争、奋斗、拼搏来告诉他,五四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精神,“爱国、进步、民主、科学”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就是对祖国的热爱,都在经历一个共同的过程,就是探求救国救民的道路,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弘扬伟大的五四精神,就是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这就是中国历史的答案,是中国人民的答案,波廷杰的“美国视角”只能是徒增笑料。

  反观现在的美国,世界头号强国,自诩为人类文明的“灯塔”,因自身政府无能而身陷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泥潭,大言不惭地高谈“五四精神”,难道真不觉得丢脸吗?波廷杰在演讲中赞赏地提到1948年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难道他忘记了《人权宣言》明确规定了人权,包括生命、自由、安全、不被奴役或遭受酷刑等等,而生命权是人最重要的权利。但是看看美国的现实和他口中的普世价值,又哪里把普通民众的生死存亡放在了第一重要的位置?一边是自我陶醉“我们的工作做得很棒”的叫嚣,另一边是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在全球“遥遥领先”的现实;一边是政客宣扬所谓“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另一边是黑人和拉丁裔人士死亡率更高、死亡病例约三分之一是老人的事实。在全球疫情形势日益严峻的时候,美国不想着团结各国力量共同抗疫,为世界抗疫做表率,而是把大量精力放在甩锅他国政府、甩锅世卫组织、甩锅别的党派上,精心算计、小心盘算,一切为选票让位,甚至抛弃了基本常识,让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性忽视专家的建议。这样的美国早已让人大跌眼镜,又何谈“民主”和“科学”?

  奉劝一句以波廷杰为代表的美国政客,与其自不量力地自我臆断中国“五四精神”,不如翻开自家早已束之高阁、落满灰尘的《独立宣言》,再好好审视下本国政府在抗疫中的真实表现,或许你们会对“人权”有更清晰的认识。101年后,五四运动所反抗的帝国主义仍然阴魂不散,但今天的中国早已经不是百年前的中国。如果还有人妄图借机甩锅中国、霸凌中国,传承百年五四精神的中国人民绝不答应。

  最后,送给波廷杰们一句亚伯拉罕?林肯的名言,“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

  金中(共青团中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叶攀】